威尼斯船歌
2018國際耐火材料學術會議(CRI2018)在杭州成功召開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行情 > 職場生涯 > 正文

“聽見”和“聽懂”,一字之差決定了你的職場應變能力

2019年06月04日 07:55

中國耐火材料網

01

   記得我剛剛工作的時候,

   有一次老板帶我們出去吃飯。

   老板點了幾個菜,其中還點了一盤苦瓜。

   飯局將近結束的時候,

  老板問我:“小王,喜歡吃苦瓜嗎?”

   我直率的說:“不喜歡,太苦了!”

   老板緊跟著說了一句:“年輕人就是要多吃點苦。”

   當時我一臉懵圈,

   完全不明白一盤苦瓜怎么就引發了這個話題。

   現在想想,其實是老板覺得我還太嫩了,需要歷練。

  老板的一言一行有時就是這么含沙射影、別有用心。

  其實并非不能理解,

  在我們的文化里,

   拐彎抹角的語言太多了。

  如果真的想什么就說什么,是什么就回答什么,

  不定得罪了多少人。

  所以,這并不是誰的錯,

  而是這個環境讓誠實的人太容易受挫,只能學著圓滑。

   這種圓滑確實會給我們的溝通增加了難度,

  尤其是對于一個職場菜鳥或是初到一個環境的寶寶來說是不太容易的,

  受挫、吃虧、交學費都在所難免。

   但每一次失敗都會是我們的經驗,慢慢我們會熟能生巧。

02   要想聽懂別人的話,至少先學會聽完別人的話。

   有一天早上,我接到一個重要客戶的電話,

   她說我們的合同漏蓋了一個章,所以被打回來了。

   我擔心合作有變,所以要求蓋章的同事趕快補齊后再發快遞給客戶。

   事后我把這位同事叫到會議室,想和她復盤一下這件事。

  我對她說:“這份合同我們談了三個月,談得很辛苦,萬一因為這么點不專業的事攪黃了……”

   同事趕忙解釋:“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下次一定注意”。

   我繼續說:“這次的失誤看似只是不謹慎,但其實存在著工作流程上的問題……”

   我還沒有說完,同事又一次打斷我:“下次我一定每頁都去翻翻,不會再漏掉了。”

   我有點不耐煩了:“之所以會漏掉一個章,是因為你根本沒有完整的看過這份合同,那么章放在你那里的意義又是什么?”

   有時候,我們很容易急急躁躁地切斷別人的話。

   沒聽完就講話,大多說的都是費話。

   我說的是流程中的隱患,她說的是失誤的原因。

   我在意的是從根源杜絕類似的問題,她在意的是被批評的程度。

   顯然我們倆沒有站在一個高度看待問題。

  領導說話一般都是迂回性的、有邏輯的,層層遞進深入,

  你可以用“嗯、是的、好的、然后呢……”等等附和性用語,讓領導把話說完。

   話說完了,事情就解決一大半了。

03

   還有的時候,老板問話可能“一語雙關”,

  聽不出來就可能錯失良機。

  有一次,我們集團下的國際影視公司想要內部招聘。

   這個公司福利待遇都優于其它公司,所以很多人都想應征。

  看得出領導其實傾向于選擇Linda,

  因為她工作積極努力,辦事踏實。

  但領導又不能表現得太明顯。

  那天領導過來問:“Linda,你看英文報表還可以吧?”

  Linda老老實實的回了一句:“一般吧,我的英語不是太好。”

   沒想到身邊的同事卻毛遂自薦,

   結果機會讓給了他,

  其實他的英語水平也一般。

  所以,聽完別人的話也許不難做到,

  但是聽懂別人“未盡之語”才更重要。

   在你聽不明白的時候,你可以試試這樣問:

  “你是這個意思嗎……”、“我可以這樣理解嗎……”

   以復述的方式把“未盡之語”澄清出來。

  最常見的未盡之語:

  問:“忙嗎?”

 未盡之語:“來活兒了”

04  我們每個人都希望人際關系簡單些,

   誰也不想每天的工作危機四伏。

   然而,這并非主觀能夠改變的。

  因為暴露真實的自己會有風險,

  未知的后果也許是我們無法接受的。

   迂回委婉,有時更容易達到自己的目的。

  尤其遇到別有用心的問話,

  我們需要智慧的繞過雷區,

   因為會有人布好陷阱等你掉下來。

   前幾天我媽媽看《瑯琊榜》,我就跟著一起看。

  靜妃,雖然只是一個配角,

  看似閑散無爭,實則隱忍蟄伏,聰慧過人。

  皇帝問她怎么看待赤焰軍一案?

   其實皇帝并不在乎靜妃如何看待,

  主要是想通過試探,了解靜妃是否參與整個事件,

  又或者說,是否成為赤焰軍的內應。

  應對不當,即便靜妃清白如水,也難以逃脫懷疑。

  面對皇帝的突發其問,

   靜妃表現得冷靜自若,回答非常睿智聰慧。

   首先請罪,希望她的回答陛下勿怪。

   然后她先站在自己的角度說,自己出身林府,如果沒有一絲追念,實在太過無情;

   隨后又站在皇帝的角度說,皇帝這樣處置有皇帝的考慮,自己不敢妄加議論。

  一番言辭下來,有理有據,有情有義,絲絲入扣,

  既為自己做了辯解,又體諒了皇帝的不易。

  我聽一位心理學老師說:

   兩個人說話,其實有六個人在場:

   正在說話的我、我眼中的我、Ta眼中的我;

   正在說話的Ta、Ta眼中的Ta、我眼中的Ta。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經歷、不同的認知,

   這些都會影響我們的判斷,影響我們的表達方式。

   煩惱來源這樣的差異,精彩也來源這樣的差異。

相關閱讀
威尼斯船歌 pk106码倍投盈利方案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购买快3大小单双技巧 天天棋牌送20元 彩票名字大全 重庆时时彩五星走势 江西时时历史开奖号 拉菲时时彩平台 奥地利秒速时时开奖 澳洲幸运5彩计划软件 山东时时怎么中奖号码 51计划app下载安装 玩通牛牛技巧口诀图解 美国职业美式足球即时比分 篮球直播 8亿彩票app官方版下载